<cite id="sd0ar"></cite>

<rt id="sd0ar"><meter id="sd0ar"><p id="sd0ar"></p></meter></rt>

    1. <rt id="sd0ar"><meter id="sd0ar"></meter></rt>
          <rt id="sd0ar"><nav id="sd0ar"></nav></rt>
        1.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

          【甘肅靖遠】天下靖遠人論壇 一網聚鄉親

           找回密碼
           注冊

          QQ登錄

          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
          搜索

          [散文推薦]黃土記憶

          2009-4-14 01:30| 發布者: wangjing| 查看: 3011| 評論: 0

          摘要: 我坐在坡地上,野狐埫是我一個人野狐埫。云像夢留下的棉花,飄蕩在天上,幾條灰驢很閑散,幾條灰驢甩著尾巴在坡底吃草。坡上糜子已經抽出了翠嫩的穗兒,那是一連幾場雨的功勞。長天的呼吸是平緩的,從那里游蕩而來的 ...

          引子:我坐在坡地上,野狐埫是我一個人野狐埫。云像夢留下的棉花,飄蕩在天上,幾條灰驢很閑散,幾條灰驢甩著尾巴在坡底吃草。坡上糜子已經抽出了翠嫩的穗兒,那是一連幾場雨的功勞。長天的呼吸是平緩的,從那里游蕩而來的風,會在整片坡地上,飄搖自己無拘無束的身影?它的逍遙,是整片糜子地的晃動?由此,神抒展的衣裙,為大地帶來了爽心養目的波浪。

          以下為正文: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 陽光為野狐埫敞開的胸膛撒了一把金粉。那是一只鷹眼的俯視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我坐在坡地上,野狐埫是我一個人野狐埫。云像夢留下的棉花,飄蕩在天上,幾條灰驢很閑散,幾條灰驢甩著尾巴在坡底吃草。坡上糜子已經抽出了翠嫩的穗兒,那是一連幾場雨的功勞。長天的呼吸是平緩的,從那里游蕩而來的風,會在整片坡地上,飄搖自己無拘無束的身影?它的逍遙,是整片糜子地的晃動?由此,神抒展的衣裙,為大地帶來了爽心養目的波浪。

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和許多人一樣,我愛野狐埫!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愛她冬暖夏涼的窯洞;愛她與胡琴對映成曲的大棗樹;愛她一張口,天地都能吼秦腔的多情的黃土;愛她好聽的地名,能讓白日之夢,一伸手,就可摸見的花狐貍與美玉。叼在嘴角的草是綠的,甜絲絲的味道,不說驢喜歡,我也不愿把它吐掉。這就是一種鄉情!野狐埫不是我的生身地,更不是我的故鄉。只因十四歲那年,我在那里呆了一年,于是,就長久地愛上了她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野狐埫是傾斜的。傾斜的野狐埫像一把打開的三角形扇子。直抵南梁山山根的扇頭,東西長度約有八里,其緊靠背簍山的扇尾,僅僅只有一里那么寬。由北往南,千米下降兩米的落差,形成了一面十一二里的漫長緩坡。載有重物的車,上坡是吃力的。借坡下驢,載有重物的車,一路拉著吱呀亂叫的刮木。背簍山是野狐埫的靠山,也是野狐埫人的家,那些層層疊疊的窯,猶如黃土晝夜睜著的眼睛,歲歲年年、直愣愣地、望著野狐埫人靠天吃飯的日月……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我含著一根青草坐在坡地上。

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對于野狐埫:雨水是命,雨水是妻兒的笑臉。從出生那天起,不說人,就連草和土坷垃,都長有叫人一睹心酸的抬頭紋……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野狐埫不會忘記那個群禾盡枯、赤地生煙的無雨年成……有很多人一言不發、愁眉難展地在龍王廟前,秉燭長跪;有很多人守著水窖里最后一點水,只能眼巴巴地瞅著自家的驢,睜著祈求的雙眼,活活渴死在干涸的澇巴里;有很多人,在烈日如火的坡地上,他們再也流不出淚水之后,忍著心痛,抽搐著干裂的嘴唇,一步三回頭,托家帶口,永遠地離天了生身的土地,去了有水的遠方……而另一部分死都不愿離開的人們,卻在自己挖好的深坑里,以匍俯求死的姿勢,將裸胸和嘴唇貼向微濕的泥土時,暈旋里,一場悲天憫人的大雨終于傾盆而下。野狐埫,那年月……那一刻,悲喜交加的場面,哭和笑,竟是一對近乎瘋癲的孿生兄妹……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雨水重新歸還生命秩序的之后,首先遺忘痛苦的大地,會以發情的勢頭推著季節向前奔跑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我含著一根青草坐在坡地上。我靜靜地呆望著風吹糜動的景象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野狐埫耕種的作物取決于雨水的多少與早晚。冬天雪多,春上大歲數的作物都可下種,如:麥子、谷子、胡麻、豆類……若冬天雪少,春上雨水又少,耕種期則延遲,只能種植一些小歲數的糜子或苦蕎。這中間:有雨歌多,無雨淚多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野狐埫沒有愛情,只有換親,只有種植和生育。南梁山是背簍山的娘舅,背簍山是南梁山的舅娘。女大了。兒壯了。花花綠綠,紅紅火火,吹吹打打,西坡窯要取親,東門峴要嫁女。野狐埫,那些喜氣洋洋的隊伍,或東、或西、或南、或北,每每經過時,滿坡的五谷都會喜出望外,都會心潮涌動。骨頭里藏著苦難,雨水里藏著幸福,可誰都不說。說什么呢:風雨只不過是風雨,而人——親連親,親套親,砸斷狗腿還連著筋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涅而不緇的情,黃土上隱身匿香的的一朵花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我暗想的鍋碗都是豁口的嗎?日頭從窯東走到窯西,是一天。月亮從窯東走到窯西,是一夜。煮一鍋洋芋放一把鹽,劈開葫蘆兩只瓢,野狐埫,這就是日子!?生老病死是尋常的事,活著的煙火,還得在天地間頂門立戶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那些脈絡一樣、細細的、纏繞上去的小路,它們多像窯洞沒被陽光擦拭的淚痕。場院里堆著谷草,棗樹在風中搖著紅鈴鐺。那鈴聲很脆,牙都能甜甜地聽見。窯頭上升起的炊煙是天藍色的,幾個跳方的孩子把歡樂撒進了回聲,那蕩漾的風,野狐埫像一個慈祥的長者,用慈愛的手,一遍又一遍,不停地撫摸著回聲的秀發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我含著又一根青草靜靜地坐在野狐埫的坡地上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一朵云帶著雨水,朝我頭頂飄過來。雨水不大,雨水的腳步很輕,雨水一瞬間,讓野狐埫的糜子地變得秀美、明亮了許多。憑借雨水,野狐埫看見了自己的豐收前景,看見了那些歡騰的人群,以及赤裸背峰上滾涌而下的鼓點。野狐埫,我相信這種洞穿時間的透視,就像相信一個毛頭孩子所說的:在我們這兒,一滴水比油和金子金貴。此文由靖遠人論壇提升:
          http://bbs.jingyuanren.com/viewthread.php?tid=1078

          12345下一頁

          相關閱讀

          最新評論

          Archiver|手機版|自強不息靖遠人 靖遠我的家 ( (京ICP備09071646號-7)(京公網安備110102002801號) )  

          GMT+8, 2021-1-17 08:40

          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          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          回頂部 天天综合网久久综合